堪萨斯市:建设红色的五一!

我们正处在一个分水岭上。我们站在一触即发的国内外战争的边缘:这些战争是由接近其末日的帝国主义肿胀的腹部所带来的。法西斯主义的恶疾正在缓慢地侵蚀着任何一个自由的和有尊严的未来的可能性。我们站在屠宰场的门口:这片“自由的国土”为我们提供的一切不过是大规模监禁、种族清洗、以“市区发展”或是“市区美化”为名的强制阶层分化,也就是强拆和士绅化、警察暴力、工资下降和生活花费上升、人们在冬天因为没有暖气而冻死,在夏天饿死。人们喝着被污染的水,而“领导人”们想的也是“解渴”:解它们对利益的贪婪的饥渴。

我们看着我们的行星走向死亡,看着大规模的森林砍伐,杂乱无章的采矿,污染,和过度消耗压缩着我们的生存空间,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大企业的利益。别搞错了;这并不标志着一个健康的经济和政治系统。这并不标志着一个建立在对公正未来的保证之上的世界。这并不标志着所谓“历史的终结”,也就是全球所有人都必将生活在资本主义扭曲社会体制的反动谎言下。别搞错了;我们正在见证一支受伤的猛兽慢慢的流血而亡,而它正疯狂地向着它力所能及的一切伸出利爪,试图把我们和它一起拖进坟墓。我们正在见证一个不可持续的系统的死亡。我们正在见证资本主义的灭亡。如果我们不与其作斗争,这只垂死的猛兽就会把我们推向我们自己的灭绝。

只有通过阶级斗争,通过工人阶级从资本家手中夺取政权,我们才能带来一个生机勃勃和自由的未来。这阶级斗争不是一个新现象,它是从超过一个世纪的革命无产阶级实践中诞生的。

在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对资本主义的破坏性本质和对如何科学的创造社会主义的唯物分析的必要性的伟大启示中,我们看到了它的开端。

在弗拉基米尔·列宁与帝国主义和在全球扩张的资本主义斗争,号召建立一个能够夺取政权和开展世界革命的共产党时,我们看到了它。在约瑟夫·斯大林发展了列宁关于社会主义国家的教导,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领导社会主义苏联抵抗帝国主义时,我们看到了它。

在毛泽东领导中国农民阶级通过一系列的战争与资本主义压迫,日本帝国主义,和复兴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作斗争时,我们看到了它。毛主席发展了马克思和列宁的教导,进一步的得出了:一场针对资本主义政权的战争必须是一个得到人民支持的持久的过程;阶级斗争在社会主义社会不会结束,而我们只有通过斗争才能保证我们奔向共产主义明天的大跃进不会被资产阶级复辟。

在贡萨罗主席进一步总结了所有伟大导师的教导,提出毛主义是共产主义理论的更高阶段,在八十年代于秘鲁展开了一场震撼全球至今的人民战争,并展示了持久人民战争的普遍性和必要性时,我们看到了它。马克思列宁毛主义是先行者们在斗争中铸成的全球无产阶级的武器。它是唯一能够一劳永逸地终结资本主义猛兽的武器。

五一,或者叫五朔节,是一个全球性的节日:它是工人阶级庆祝的日子。在这一天,我们明白无产阶级是唯一能够消灭暴力野蛮的资本主义的革命的阶级。这一天来自1886年,当芝加哥麦考密克收割机工厂的工人大胆地拒绝工作,以此来表达和全国为不受减薪威胁的八小时工作日罢工的工人的团结精神。一些麦考密克工厂的工人将会在干草市场成为烈士,被为了资产阶级利益维护这个残酷的系统的怯懦的警察杀害了。

作为回应,芝加哥的革命者领导了干草市场骚乱,在准备迫害更多工人的警察的巢穴引爆了炸弹。干草市场的烈士们的牺牲点亮了一团红色的烈火,成为了全世界革命者心中工人阶级激进力量的炽热标志。

我们庆祝五一节,继续继承着全世界工人阶级发动战争来消灭资本主义残暴欲望的革命激进传统。从俄国的十月革命,到中国和秘鲁的革命,再到正在印度和菲律宾开展的革命,我们对所有为了真正的民主主义革命和共产主义奋斗,反抗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同志们表示国际主义团结。

我们向奥斯汀红卫兵,洛杉矶红卫兵,匹兹堡红卫兵,夏洛特红卫兵,圣路易斯红色道路集体,和休斯顿革命协会的同志们,以及这个被称为“合众国”的各族人民的牢狱全国所有反法西斯主义者表示问候和团结。我们号召所有革命者来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在休斯顿庆祝一个激进的五一节。只有通过阶级斗争,无产阶级才能为共产主义未来开展一场革命的战争。我们必须以此为目标来庆祝五一节,向全世界展示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

驱散幻影,向一场毛主义革命前进!

在堪萨斯市建设红色的五一!

来源: https://kcmlm.wordpress.com/2018/04/27/build-up-red-may-day-statement-on-international-workers-day-2018/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