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阵线:解决方案不在选票箱里,而是在人民会议中

体制把人民刮骨吸髓,人民会议帮人民排忧解难

从1920年到今天,大选召开了27次。
在95年里,上台了62届政府。
结果是什么?
我们的国家成为了美欧帝国主义的殖民地。
20%的土耳其人口(1600万人)生活在饥饿之中,超过 60%的人口(4800人)生活在贫困线之下。
800万人没有工作。青年中的失业率是25%。
外债达到了4124亿美元。
土耳其监狱人满为患。今天有235888人遭受着监狱的恐怖。540184人处在“监视居住”之下。
毒品,卖淫,和赌博已经失控了:吸毒者人数在过去的13年里以1833%的比率增长。
这就是27次大选的结果。数以十计的建制政党组成的62届政府就这样出卖了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祖国。
这62届政府证明了建制政党不能解决我们的任何问题。

除了一些作秀行为以外,执政了16年的正发党[1]不但没有解决我国的任何基本问题,还在今天把国家带入了无法管理的地步。随着饥饿,失业和贫困增加,正发党的镇压和专制的程度也与日俱增。它通过“葛兰恐怖组织”[2]的借口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彻底废除了本就不多的权利和自由。监狱被尽可能地填满;成千上万的国企工人被迫下岗;几十家协会,杂志,期刊,和电台被强行关闭;地方法官则由政府亲自指派。为自己的权利斗争的人每天都遭到着警棍和高压水枪的袭击。

面对着人民反抗的增强和体制内部矛盾的加深,正发党法西斯决定提前召开选举,让人们再一次在选票箱前排起长队。
竞选只是迷惑人民的手段罢了。
他们宣称竞选的目的是让人民能够参与政府。这是一个谎言。
对人民来说,不管换谁执政都是一样的,在之后也不会有任何不同。
因此,这个系统里的竞选只不过是让人民“有机会”选择谁来每四到五年压迫自己罢了。
我们不配在这一切之下忍气吞声!我们不需要在建制党派中做出选择。我们还有另外一条路可走。

体制压迫我们,人民会议为我们提供解决方案!

历史证明了,在议会大楼里,法西斯分子什么人民的问题也解决不了。创造问题的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他们所谓的“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不是由人民代表组成的,而是由建制党派允许的资产阶级代表而组成的。
所有的这些代表保卫的都是这个体制。一些人扮演着“反对”的角色,但这也只不过是作秀罢了。

他们臭味相投

他们通过依赖着帝国主义来维持这个压迫人民的系统,继续法西斯专政。
这就是正发党在过去15年所做的。
好吧,那些所谓的反对派在这期间又做了什么呢?问问他们,“你们解决了人民的哪个问题?”谁能够赶走贫穷,饥饿,和失业的奇景?没人!
因此,只有一个亲社会主义,亲独立,和亲民主的政府才能够真正作为解决人民需求的基础。
你们能切断一切对帝国主义的经济依赖吗?与此同时,祖国的财富被当作礼物送给了帝国主义企业和他们的中间人,而没有人能够改善人民的贫穷!
在他们创造的国家里,我们呼吸的空气,我们服用的药物,我们穿的衣服,还有我们吃的和喝的一切都是为了填满帝国主义的收银机。他们摧残了我国的农业,他们让我们忘记了番茄,辣椒,肉和芝士的香味。世界上最肥沃的土地被交到了帝国主义采矿公司的手里,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橄榄树林被毁坏了。河流和森林被破坏殆尽。
借着“紧急状态”的借口,他们禁止了工人罢工。他们没有给我们的下一代留下任何对未来幻想的可能。
对自己人民价值的无知创造了一批又一批依赖着毒品的堕落的青少年。在人民斗争精神高涨的任何一所学校门口,贫困街区的任何一个角落,毒品交易都在警察的保护下进行着。

正义不在选票箱里,而在斗争中

301名矿工在索马被杀害了。没有正义。 11名工人死在了托伦拉尔公司的升降机事故里。没有正义。吉茲雷,努赛宾,苏尔,还有数以十计的其它城镇和村庄……被坦克和大炮摧毁了。没有正义。贝尔金·埃尔万,迪莱克·多安,伊南奇·厄兹凯斯金,瑟拉·阿巴拉伊,等等……在他们的社区里或是家中被警察的子弹杀害了。没有正义。刺客团伙四处横行,随时都扣动着扳机……没有人在听证会上被传唤。没有正义。在一年里,1500名工人在岗位上失去了生命。没有一个老板被逮捕。没有正义。

没有建制党派能带来改变!

看看那些想要我们选票的人的真面目吧!

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要为过去16年所有的屠杀,饥饿,贫穷,堕落,和人民的困难负责。他是最大的刽子手,最大的强盗!

梅尔·阿克苏纳[3]是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法西斯分子。她为法西斯的民族主义行动党在1980年前一切对库尔德人民犯下的屠杀和暴行辩护。

至于泰梅尔·卡拉莫拉欧鲁[4],他要为造成33人丧生的1993年的锡瓦斯大屠杀负责。

多乌·佩林切克[5],从七十年代开始到今天,一直扮演着革命者和组织起来的人民之敌和内奸的角色。

嘴里说着“没有什么左右”,还要“清算”剥削和压迫,穆哈仑·因塞[6]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得到资产阶级的同意,成功被选为总统。但是他一句关于帝国主义的话也不说,只不过是一个和埃杰维特一样的将会继续法西斯专政的资产阶级政客罢了。

萨拉赫丁·德米塔尔什[7]认为和美国结盟是应该的。只要能与法西斯正发党“和平相处”,他什么样的屈辱都能忍受。人民不会投票来与法西斯和平相处,也不会选择给美国卖命。

库尔德人要让统治阶级为他们成河的鲜血,失去的子女,毁灭的家园,被抹去的文化认同,还有被压迫的语言和未来付出代价。这能从议会中得到吗?当抗议者在苏尔,吉茲雷,和罗博斯基被屠杀时,当矿工在矿井深处被杀害时,当工人在五一节和在于克塞尔街上受到攻击时,当成千上万的工人被从岗位上开除时,这些人在议会里又做了什么?

只有人民才能解决人民的问题

劳动者们,公务员们,技工们,律师们,农民们,学生们……
所有民族,所有信仰,从事所有职业的人们!
只有在革命中建立的人民力量才能给人民的问题带来最终的解决方案。
人民将会通过他们自己的力量,通过人民自己的议会来参与新政权。
今天,通过建立各级人民会议,我们终于能够为我们的经济,民主,政治,社会,和文化权利作斗争和提出新的要求了。
我们,通过组织各个信仰和民族的劳动者组织他们自己的人民会议,将变得更加强大。
我们能够通过自己讨论,做决定,并执行我们的决定,来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
我们可以在人民会议中得出针对贫穷,毒瘾,饥饿,和堕落的解决方案。
我们可以通过人民会议为自由作斗争。通过人民会议,我们能为了解决经济问题而组织团结行动。

对抗帝国主义——独立!
对抗法西斯主义——民主!
对抗资本主义——社会主义!
大财阀的议会无法解决任何问题。
不要选举任何一个建制党派:
让我们在人民会议中组织起来,来解决我们的问题吧!
让我们为了解放而建设我们的斗争吧!

人民阵线—土耳其

注释:

  1. 以埃尔多安为首的法西斯主义政党。
  2. 法图拉·葛兰的组织,据称发动了2016年7月15日的未遂政变。
  3. 法西斯主义“好党”的党魁。该党是土耳其财阀正在试着创造的能取代埃尔多安的另一条选择。
  4. 伊斯兰主义至福党的领导人。该党是土耳其政治伊斯兰传统的延续,数年间参与了数届镇压革命者和人民的政府。
  5. 政府的内奸。数年来,他通过他的“启蒙”运动组织了数次对革命组织的挑衅和进攻。他的爱国党在2016年7月的未遂政变后开始支持埃尔多安政权。
  6. 土耳其的主要反对党,共和人民党的总统候选人。他伪装成了社民主义者,而事实上努力维持着财阀统治的现状。
  7. 人民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他于2016年11月起与该党的市长和议员一起被逮捕并被关押至今。人民民主党是一个类似于希腊的激进左联(SYRIZA)和西班牙的“我们能”(PODEMOS)的左翼政党和运动联盟。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