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战争去消灭战争

鉴于如今在叙利亚的战争及其引发一场更大的战争的危险,一些战争的反对者抬出了像是“和平最重要”和“我们必须保证和平”这样的口号。这些人的出发点很高尚,但是他们和七八十年代的“和平运动”没有什么不同。那场运动也得到了苏联及其在西方的卫星党的支持,也包括了挪威共产党。

帝国主义统治之下没有和平

此类声明的问题不在于它们背后的情感或是意图,而在于它们的本质是具有欺骗性的。事实是,只要资产阶级的帝国主义体制继续支配全球,和平就不可能存在。这个体制的天性就是产生战争。光说什么“保证和平”简直就是对住在那些超过一个世纪都没有见过和平的地区的群众的讽刺。

一些和平活动家关于和平的说法创造了一种幻觉。它先描绘了一个正常的,和平的景象,也就是把西欧在过去十年经历的相对和平称作“常态”。但是,只要稍微回味一下这个说法,就会发现这些活动家无限关心的只是使西欧免受战火波及,与此同时,欧洲的霸权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在全世界四处散播战火。

只有直到共产主义的人民战争能够消灭战争

一些和平活动家散播着“阻止战争”的幻象。列宁指出,在帝国主义之下,一场单独的战争是有可能通过对战争的广泛反抗和群众的动员被阻止的。但是,总体来说,战争不可能在这个体制之中被消灭。资本主义中资本和权力必然的竞争和集中以及帝国主义者对世界领土的重新瓜分必然引发战争。统治阶级并不会在任何时候都想要战争,但是只要战争能够让他们获利,他们就对其没有异议。

唯一能够消灭战争的就是对抗战争的战争,就像列宁所总结的一样。只有革命战争才能替代帝国主义战争。或者像毛泽东所说的,“我们是战争消灭论者,我们是不要战争的;但是只能经过战争去消灭战争,不要枪杆子必须拿起枪杆子。”这就是马克思主义—今天是毛主义—的路线。战争的妖魔鬼怪只有当人民拿起武器对抗统治者时才能被永远消灭。

当权者想要人民继续保持虚弱,服从和和平的状态,因为这能够让他们自由地四处蹂躏,让他们能够用他们的专业军队来支配人民:让挪威的专业士兵喊着“瓦尔哈拉!”去阿富汗大开杀戒。对于人民的一部分,当权者想要一个好战的文化氛围,以此来招募资产阶级暴力机关的成员,而对于剩下的人民,当权者想让他们最好像小羊羔一样温顺。

无产阶级必将胜利

尽管帝国主义者拥有宣传攻势,长期来看,他们不会胜利。他们寄生在群众上,他们的体制训练着人民,就像无产阶级被资本主义组织起来,变得坚强和有纪律一样。资本主义不仅仅创造了一个能够挑战其体制的阶级,还让这个阶级成为了最坚强,最坚韧的阶级。无产阶级在阶级社会和生产中的地位导致了他们成为了这样一个阶级。除此之外,人民群众组成了最广大的多数,而不是少数。

无产阶级和人民的这些出色的品质不仅仅确保了他们能够获得胜利——还确保了他们不可能失败。唯一能在人民团结起来进行革命斗争时阻止人民战争就是领导层的错误。无产阶级是一个年轻的阶级:它只存在了几个世纪。但是,一个世纪还没到,这个阶级就夺取了全世界最大的国家的政权(俄国),而仅仅不到五十年之后,无产阶级就夺取了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政权(中国)。这些年来的反革命和失败,对于一个和历史的进程站在一边的阶级来说,不过是暂时性的挫折。

只有无产阶级,通过持久人民战争,才能消灭战争,才能永远消灭阶级社会及其政治和军事结构。共产主义社会将在几千年里头一次在所有的大陆和全世界所有的角落带来和平。

来源:https://tjen-folket.no/Sentralt/view/12709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