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维护尘肺工友的合法权益!立即释放危志立!

从2018年1月起,尘肺病工友们一次又一次地来到深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大部分尘肺病工人来自湖南,从事爆破等粉尘众多的行业,(尘肺病作为第一大职业病中国目前有约6000万名患者,大部分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来深圳打工,主要从事风钻爆破工作。他们长年在缺乏劳动保障的粉尘环境中工作,不幸罹患尘肺病。然而,由于他们大多没有劳动合同,所以曾经建起无数地标建筑的他们,索赔困难。高昂的医疗费用是他们沉重的负担。最终,日渐呼吸困难的他们英年早逝,留下孤儿寡母在人世。)他们去过信访办,去过市政府,去过社保局,能够证明劳动关系的尘肺病工友还有人去法院立了案。他们去过大大小小他们认为可以帮他们解决问题的部门,甚至连深圳市公安局也主动被动地去过一次又一次。这一年多以来,这些尘肺病工友,一次又一次地往返于湖南和深圳两地之间,甚至为了维权,他们找来绳子将自己一个一个用绳子绑起来连在一起,呼吸困难的工友打着吊瓶出现在维权现场。

而深圳市这边也一次又一次地给了他们一点希望,而后更大的希望破灭,甚至对呼吸困难、已经挣扎在死亡边缘线上的尘肺病工友动用武力,连辣椒水这样的刺激性驱散“武器”都用上了。湖南地方政府一开始还不反对工友们跑到深圳维护权利。但是现在,却对维权工友百般阻扰和打压,这说明到了这个阶段,深圳市政府和湖南政府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而就在王兆岗死后的几天里,原本答应给他的赔偿数额已经打了折扣……

由于深圳监管部门的失职和欠缺适当的防护装备,很多工人都吸入大量粉尘,最终患了尘肺病。近年来,工友们的陆续被诊断出尘肺病,由于法律途径的关闭和病情的逐渐恶化,工友们只能走向维权的道路。像新生代(微工汇)这样的自媒体平台,给了被主流媒体习惯性忽视或者说不敢不忽视的、孤立无援的尘肺病工友莫大的帮助和支持,新生代(微工汇)的编辑:包子(杨郑君)、柯成兵、危志立,先后参与到尘肺病工友维权的事情中,帮助工友梳理工友的诉求,给工友们讲解法律知识,发出工友们的声音,帮助他们争取本该属于他们的权益。他们始终如一地坚持自己的底层立场,坚持帮助普通的弱势劳动群众,坚持身体力行,实践自己信仰的马克思主义。然而,在中国这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国度里,他们应该是最值得尊敬的人,他们却成了深圳警察嘴里随口就可以污名的“反党反革命”。而新生代做为一个长期关注广大农民工群体的生存处境和权益的平台,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就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工友的维权事件中去,他们为工友普及法律知识,揭露深圳相关部门对于尘肺工友维权的非法打压,号召社会各正义人士帮工友募捐。

这些对工友合法合理的实质性帮助却侵害了深圳政府的利益,因为维权对应的就是维稳,而维稳则涉及到相关官员的政绩。深圳市政府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解决问题——哄骗、恐吓、威胁、监视、跟踪、推诿、喷辣椒水、暴力清场,这就是他们对待尘肺工友的方式方法。在工友的历次维权中,新生代就对深圳政府历次非法打压进行揭露,这都让深圳某部分官员对新生代恨之入骨。早在去年的时候,新生代主编包子就在工友维权现场被深圳警方威胁和恐吓,今年1月初更是被非法逮捕,至今了无音讯。包子被逮捕不到三个月,深圳黑恶势力的魔手再次伸向新生代其他两位编辑,想借此进一步打压湖南尘肺工友的维权运动。

3月20日凌晨1点左右,新生代编辑危志立(小危)在回家的路上被早已埋伏的警察抓捕。警察随后入室搜东西、没收、拍照。凌晨2点左右,警方以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带走小危。与此同时,新生代另一位编辑柯成兵(老木)已失联40小时以上,基本可以确认也遭到了迫害。

就在3月19日晚上,他们还在讨论湖南省公安厅情报科到桑植维稳的事情。湖南省公安厅刚对桑植尘肺工友维稳完,广东警方就对新生代两位编辑大力抓捕。就像1月初抓捕包子一样:工友1月7日刚被暴力清场,深圳警方第二天就跨市(在广州)抓捕包子。从包子被捕可以看出,对于任何为工人发声的平台,各市已经达成统一;从小危和老木被抓则可以看出,对于任何为工人发声的平台,各省已经达成统一。

从2018年佳士事件,到2019年1月对吴贵军等人的大逮捕,再到对新生代各编辑的抓捕,种种迹象都表明:政府对为工人发声的平台,打压加强了。

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五条:公安机关拘留人的时候,必须出示拘留证。拘留后,应当立即将被拘留人送看守所羁押,至迟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除无法通知或者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犯罪通知可能有碍侦查的情形以外,应当在拘留后二十四小时以内,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有碍侦查的情形消失以后,应当立即通知被拘留人的家属。

当天深圳警方并没有出示拘留证,是以扰乱公共秩序将小危带走的,而扰乱公共秩序并不属于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和恐怖活动犯罪,也就没有有碍侦查情形的说法。按照拘捕程序,在拘留小危后要么在二十四小时以内就应该将刑拘通知书给家属,要么立即释放,并发给其释放证明。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七条:公安机关要求逮捕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应当写出提请批准逮捕书,连同案卷材料、证据,一并移送同级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九十条:人民检察院对于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案件进行审查后,应当根据情况分别作出批准逮捕或者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然而,至现在已经过去了6天了,小危家属即没有收到刑拘通知书,小危也没有释放出来。小危家属没有收到刑拘通知书,这说明人民检察院以证据和材料不足不予审批。小危又没有给释放出来,这说明公安机关为了自己的政绩(错捕对政绩有影响)就利用自己的职权将小危秘密转移到某地进行严刑逼供,想以认罪视频或者口供的方式来做为证据,从而为自己的错抓开脱。

我们的小危脾气非常好,印象中大家从没见过他生气,而他唯一一次爆粗,就是当他说到去年11月初,湖南尘肺工友在深圳市政府门口被喷辣椒水的时候。老柯自己一直关注这个事情,努力通过新生代这个平台替工友发声。老柯完全对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对他们来说,那些垂死之人等不得,而尘肺工友要的不过是最基本的公道而已。

就在2009年,数百名湖南籍农民工因为在深圳做风钻工集体罹患尘肺病,而在深圳维权受阻,处境艰难。新闻报道后,很多来自北大清华及其他高校的青年学子组织了调研队伍,并且为维权工人送慰问品,在广深两地的大学开展尘肺病工人图片展,声援工人。在那个提倡“依法维权”的时代,这些行为是非常富有社会责任感的表现。小危的室友们受到小危的影响也都去帮忙开展图片展。后来小危就主动去参与富士康调研和探访、工伤职业病、建筑工人探访。紧接着的2010年,富士康工人十几连跳震惊了世人,小危积极参加了当时两岸三地学者与大学生的调研小组,并多次前往湖北探访跳楼中幸存的女工,当时才16岁的田玉,让那个幼小且受伤的心灵获得支持和抚慰。短短一年多参与工人相关话题的调查研究,让这名学新闻专业的年轻人萌生了以后为工人服务的志愿。2010年,小危毕业应聘了位于深圳的劳工机构手牵手,成为一名全职的工作人员。

2015年,在经历了几波对劳工NGO的打压之后,他工作的机构手牵手被迫关闭。

2010年-2015年,五年的时间,小危从一名新闻系的大学毕业生成长为一名劳工社会工作者,法律咨询,外展服务,社区活动等成为他的日常。毕业后直接到手牵手工作,以服务工人为业。手牵手工友活动室是在2007年时由一位工伤女工创立的,当时在深圳工业区做劳动法、职业病、工伤等普法宣传,又举办不同的活动让工友在节假日时可以一起轻松一下。

对工友来说,离乡别井的打工生涯,能聚在一起寻求一些安慰与支持,虽然卑微,却很重要。

以前自称受广州自由派公民社会思想影响的小危,现在则常常谈起马克思,女权运动,以及女权运动与马克思主义结合。

小危不相信救世主,也不相信神仙皇帝,他的信念很简单:只有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那才是真正的好日子。

坚决维护尘肺工友的合法权利!立即释放小危!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