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需要文化革命

2016年9月16日在巴科洛德市文化大会上的主旨演讲
何塞·马利亚·西松(Jose Maria Sison)教授
国际人民斗争联盟主席

在座的文化工作者、同胞们和朋友们,我很荣幸受邀担当这场2016年文化大会的主讲人,很感谢这场大会的组织者——关心于此的菲律宾和辛加巴扬的艺术家们邀请我,我也要祝贺组织者和所有参与者在文化工作和创造性的学术著作方面取得的成就。

1966年,我就菲律宾的文化革命的必要性发表了演讲。我重现了卡蒂博南人和菲律宾革命政府的宣传运动和革命行动是如何战胜西班牙文化统治的历史。而在这之前,西班牙文化已经深入了菲律宾人的心中。

菲律宾革命者在1896年提出了一种民族的、自由的、民主的、有利于穷人的意识形态,用以反对已经被殖民化的、宗教宗派的、反启蒙主义的、中古的文化和对菲律宾人民的剥夺和贫困漠不关心的意识形态。他们必须发动一场文化革命,揭发殖民主义和封建主义的不公正,并提出民族和民主革命路线,以便战胜三个多世纪的西班牙殖民统治。

如果没有这场赢取人心的文化革命——它激励人民重载革命军队前面为民族独立而战,摆脱殖民掠夺以求得民族独立和经济自由发展的革命追求是不会也有所进展,更不会取得胜利的。

美国军事力量与自由民主的谎言

尽管法国大革命的激进共和主义本质对菲律宾革命者有着强大的影响,但从安德烈斯·博尼法奇奥 (Andres Bonifacio) 到阿波罗纳里奥·马比尼 (Abinario Mabini),再到安东尼奥.卢那(Antonio Luna)将军,他们都没能避免被美国这个新兴的现代帝国主义大国以其强大军事力量和欺骗性的自由民主宣传无情的利用。

为了欺骗埃米利奥·阿吉纳尔多、费利佩·布恩卡米诺、佩德罗·帕特诺等革命政府领导人,美国侵略者和他们的间谍对爱国和自由民主思想口头上表示支持。即使他们屠杀了成千上万的菲律宾人,他们也总是停下来向他们保证他们不打算殖民菲律宾。

他们主要向本土的自由资产阶级宣扬其帝国主义宣传,以图招募更多的傀儡,赫斯特的一系列报纸大肆宣扬美国侵略者有义务殖民菲律宾人民,训练他们学会自治,并适时给予他们独立。毕竟,美帝国主义的目标是确保投资领域、廉价劳动力和原材料以及在太平洋地区建立战略基地以参与掠夺中国的市场。

就像西班牙人在菲律宾长达三个多世纪的殖民统治一样,美国知道在殖民地人民中培养殖民心态的重要性。助长殖民心态的最佳途径是使用殖民者的语言作为治理、教育、艺术和文学以及大众传播的主要媒介。

美帝国主义在菲律宾的英语宣传和教育在速度、广度和深度上都超过了西班牙殖民者。它建立了公立学校制度,它动员了美国军队和美国教师担任公立学校教师,它引进了新教传教士在腹地担任教师。早些时候,它创建了养老金制度,用于在美国培训菲律宾政府官员。

美国发展了各级教育,以培训官僚机构、企业和专业人才。美国是一个殖民大国,它决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将菲律宾封建社会转变为半封建社会。其用当地的资源建立了一些制造业。它发展了采矿业并增加了种植园的机械化用以出口,并改进了运输和通讯系统。

美国在通过英语、保守主义自由民主和所谓的自由市场至上来培养殖民心态的过程中不仅利用了教育制度,还利用了教会、大众媒体和娱乐,特别是(自二战前就引入的)好莱坞电影,广播和流行音乐(以及如雪崩般涌入的带有消费主义广告和极端反动价值观的美制电视节目和光鲜杂志)。1946年美国授予菲律宾名义上的独立后,菲律宾的政治制度可以说是半殖民地式的,虽不再受美国直接殖民统治,而是通过有利于美国的不平等条约、协定和安排间接地控制菲律宾。政府的最高官员不再是美国殖民官员,而是大买办和大地主阶级的政治代理人和受过训练的官僚。

为了保持半封建经济,美国还依靠当地的这些剥削阶级,让菲律宾依赖于出口原材料和进口制成品,迫使菲律宾乞求贷款和外国投资以维持消费和对外贸易,并借此削弱菲律宾人民对于真正经济发展的普遍诉求。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对国家工业化的强烈诉求被美国和当地寡头们破坏了,因为他们选择了所谓的进口替代产业,这致使产生了一堆从事重新组装和再包装的工厂。

美国在许多方面增强了其对菲律宾的文化影响力。它利用奖学金和旅行补助让菲律宾最优秀的学生、教师、作家和艺术家、记者支持美帝国主义的观点。美国军事基地不仅用以向对邻国发动攻击,还通过鼓励菲律宾人在美国军队服役来美化其侵略行为并享受px商品。

除了像USIS(美国新闻处)这样的直接文化管道和表面上的慈善基金会之外,它还利用大众媒体、学校和教堂作为冷战的工具,为美国继续在菲律宾占据主导地位辩护,并诋毁共产主义者或亲共产主义者对美国的批评,和菲律宾民族独立。

用文化革命挑战半殖民地半封建统治

那是在1966年,我们呼吁建立一种民族、科学的大众文化,以抵制半殖民地和半封建的压迫和剥削制度。我们要唤起、组织和动员学生、教师和其他专业人员、文艺工作者、记者和所有文化工作者和积极分子,团结起来,呼吁建立民族、科学和大众文化,消除阻碍国家完全独立、民主、发展、社会正义和全面进步的殖民心态、蒙昧主义和反人民偏见。

自1966年以来,半殖民地和半封建的状况变得更加严重和深化。推动它的教育和文化体系变得更加强大。马科斯(Marcos)政权在其建立独裁政权的计划中,利用与美国的未决问题作为讨价还价的工具,这是马科斯政权的诀窍。他向美国保证,它将继续在菲律宾建立军事基地。他还向美国公司保证,规避在土地所有权、自然资源开发、公用事业和其他企业的运营方面的国籍限制的途径。

他最重要的目标是通过1971年的宪法大会来修改1936年的宪法,以满足他的帝国主义伙伴和他自己的法西斯独裁野心。在这一过程中,他用计利用了那些长期鼓吹修宪作为国家前进道路的神职法西斯主义者。

当他在1972年9月宣布戒严时,他用大量的法西斯哲学和虚构的神话来为他那厚颜无耻的权力攫取和恐怖统治提供正当性。军事戒严通过创造了一个垄断媒体,并利用它来重复诸如“建设新社会”、“宪法威权主义”、“纪律”和“从中心开始改革”等欺骗性的口号制造了一种公众接受的错觉。

菲律宾人民通过广泛的反法西斯和反帝国主义的群众运动反抗美国支持的马科斯独裁政权,和全国民主革命力量一起站在斗争的最前列。他们通过各种形式的武装和合法斗争、地下斗争和公开斗争进行反击。在每一个斗争的舞台上,利用一切可用的宣传和鼓动手段,打破马科斯的媒体垄断,推动文化革命向前发展。

马科斯试图让他的官僚资本家和亲信的新贵集团凌驾于巨富大买办和地主的旧精英集团之上。他向国外过度借款,从事腐败猖獗的基础设施项目。他把依赖进口的建设项目伪装成工业化的进步。

随后,他提出以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作为工业化的道路。与进口替代企业相比,其雇用的人员更少,对进口零部件的加工也更少。随着就业机会的不断减少,马科斯采取了输出廉价劳动力的政策。当美国推动了向经济新自由主义的重大政策转变时,所有这些都将持续下去。马科斯政权完全无视第三世界对国际经济新秩序的要求,甚至忽视了成为像台湾、韩国新兴工业化经济体的要求。

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体制制服了马科斯之后所有的伪民主政权。当修正主义统治政权和苏联解体并完全让位于资本主义的全面公开复辟时,全球反帝国主义和社会主义力量采取了战略撤退。因此,美国及其帝国主义盟友兴高采烈地展开意识形态和政治攻势,其路线是:资本主义是无可替代的。他们推动了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攻势,并肆无忌惮地在巴尔干、中亚、中东和非洲发动了一系列侵略战争。

自1966年以来,菲律宾的民族民主运动一直在坚定地追求人民对根深蒂固且进一步深化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反抗,并要求创立一种民族的、科学的的大众文化。它已引起越来越多的群众参与者和听众。它在多个部门和其基础上创造了文化形态。没有文工团,就没有任何形式的主要组织。文化工作一直是加强各类群众组织的关键因素,对群众参与群众动员负有责任。

在这方面,我写了一篇相当广博的论文,题为“菲律宾革命文化从1960年代到现在”,我在2015年10月15日菲律宾迪里曼大学的另类课堂学习经验项目上以节略的形式发表了这篇论文。

文化革命的需要

随着统治制度的长期性危机持续深化以及出于要求继续进行全面的人民民主革命的的诉求,迫切地需要发动一场文化革命因为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政权正在瓦解,美帝国主义在全世界发动的侵略战争已经使其陷入泥潭,革命的时机已经来了,文化革命的必要性已经非常明显了。我们必须有一种民族文化,使人民为一种民族语言和共同的文化遗产团结起来,同时又珍惜当地语言和不同的民族文化。我们有着丰富的反对西方殖民者和外国及地方法西斯的革命斗争的民族历史。

没有高度的爱国主义意识,我们只会崇拜外国文化,忽视自己的文化,失去向自身和他人学习建设国家的愿望。我们需要尊重我们自己的产品,为能够创造或制造它们而自豪,只推崇进口产品。

我们必须有一种科学文化。我们必须认识到科学和技术对于确保我们自己的民族独立、促进民主和实现社会和经济发展所起的必要作用。在实现国家工业化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发挥科学技术和广泛的专业知识和技能的作用。

我们必须动员工人阶级作为全国最有生产力、最进步的力量。我们必须运用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科学家、工程师、技术人员和专业人员的知识和技能。我们可以利用国际团结和广泛的外国科学技术来源。

我们必须有一种大众文化。我们要始终秉持着为人民服务为中心,特别是为在我国受到压迫和剥削的辛劳的工农群众服务。在维护国家独立、行使民主权利和发展经济这些工作上,他们的充分参与是不可或缺的。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必须始终由于他们自己的工作而得到改善,这些都是他们必须享受的成果。

他们及其子女必须有充分的机会获得社会服务,特别是教育、保健和住房。,大众教育还必须进一步包括充分利用其他信息和文化工具,如传统和数字大众媒体,这些媒体必须民主化,而不仅仅是为精英和中产阶级服务。目的是要实现千百万工农劳苦群众的社会解放。

目前,我们正在进行一次和平进程,在这一进程中,菲律宾政府领导人向我们保证有机会在休战与合作的条件下进行社会和经济改革以及政治和宪法改革。让我们拭目以待,我们能在争取国家独立、民主、社会公正、发展和全方位进步方面获得什么。

目前的和平谈判是否能实现公正持久和平的重大改革,有着一系列明确的考验,而菲律宾政府认为有必要认真与民主阵线进行谈判,这证明了菲律宾共产党领导人民民主革命的原则性和出色的方式。

只有工人阶级通过革命党在思想、政治和组织上发挥领导作用,我们才有希望在菲律宾建立一个新的民主社会。最好的情况是,马列主义-毛主义为人民民主革命和民族、科学和大众文化提供了思想框架和纲领。这种革命性的意识形态强调工人阶级的国际性,把菲律宾人民正在产生的新民主文化与世界其他地区更为丰富的社会主义、反帝和进步文化宝库联系起来。

一个新的民主社会应该为菲律宾社会主义光明和幸福的未来铺平道路。只有抓住重要机遇,推进菲律宾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民族权利和民主权利,才能真正走向社会主义,没有其他道路我们必须战胜这些牛鬼蛇神,为社会主义的发展奠定基础。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必须继续使用文化革命的武器,因为它有助于巩固和加强菲律宾人民在每一个阶段的胜利,并为今后更大的进步和胜利做好准备。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