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萨尔运动造成的死亡比资产阶级政党少得多

采访瓦拉瓦拉·拉奥
纳萨尔派同情者和著名诗人,瓦拉瓦拉·拉奥,上周在城里[sic]举办了一场讲座,讲述了这场持续五十年的运动的成功和失败。

过了半个世纪,纳萨尔运动刚开始时的理想实现了吗?

没有实现,但是在最初的挫折后已经获得了很多成功。纳萨尔巴里是一座村庄的名字,但它代表了所有人的村庄。这个词变成了我们语言的一部分。纳萨尔巴里和卡里巴里的村民宣告的权力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他们宣告了对自己土地的权力。这已经成为了另一种政治思想的一部分。

运动以反对议会政治而开始,并主张一个以人民为中心的政治系统。今天,这场运动已经在国家的东部和中部的森林里建立了根据地。他们从地主手中夺取了土地,击退了他们的恶霸和警察,并建立了合作社。在巴斯塔,这另一种政治系统已经在以人民政府(Janatana Sarkars),一个部落民,贱民和小农的联盟的形式被实行了十三年。这是一种独树一帜的政府形式,不依靠任何世界银行的援助而运行。它已经阻止了跨国和大工业企业在森林里的扩张。这种持续的武装斗争是史无前例的。

但是运动仍然被局限在森林里。

这是因为今天资本的利润位于森林带上(forest belt)劳动力价格低廉的地区。光是巴斯塔森林就有二十八种矿产。当资本进入和集中在这些区域,它一定会遇到抵抗,并进行镇压。所以斗争转移到了那里。

那里的人民有选择吗?关于对被指控的告密者的无差别射杀和逼迫呢?

如果他们真的在逼迫和无差别的射杀人们,他们就不可能把运动坚持的这么久。毛派在部落民之中活动。[政府]花了这么长时间来说服部落民来改变他们的一些行为。如果真的存在逼迫,那为什么花了这么久?

当运动刚开始的时候,人们说贱民和部落民像是脚下的灰尘。纳萨尔派让这句话变成了:“你脚下的灰尘现在打伤了你的眼睛。”难道这也是逼迫吗?

那么关于女人被用作性奴的传闻呢?

全是警察的宣传。在巴斯塔,超过百分之五十的毛派都是女性。在达恩达卡兰亚的革命部落民女性组织(Mahila Sangh)里有超过一千名妇女。她们是民兵文工团的一部分。如果她们被当作性奴,还会有这么大的数字吗?在安德拉,在最早取得的一个大成就就是废除地主的初夜权。

但是又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呢?非暴力的人民运动也存在,比如保护讷尔默达河运动。

但是他们又完成了什么呢?那个水坝(指讷尔默达水坝)还是被建成了,并在最近被总理献给了“整个国家”。五十年的纳萨尔派运动造成的死亡还没有资产阶级政党造成的多。尼赫鲁统治下的警察在特兰伽纳和海得拉巴镇压共产党人和志愿军(razakars);英迪拉·甘地的蓝星行动及其后续;拉吉夫·甘地的1984年锡克人大屠杀和纳拉辛哈·拉奥炸毁巴布尔清真寺之后的暴乱;纳伦德拉·莫迪的2002年古吉拉特事件;还有这些年来的喀什米尔山谷…… 然后还有人造灾害,比如博帕尔事件,一系列大洪水,还有体制的程序化暴力。

第一代纳萨尔派是由放弃一切的理想主义青年组成的。现在还是这样吗?

是的,很多为特兰伽纳独立而斗争的年轻人都加入了毛派。最著名的是被称作天才的维维克(Vivek),他从大学法律系里离开,来到了森林里。他在2015年一次交火中被杀害的时候只有19岁。事实上,这就是政权最大的恐惧。四个邦的警察最近决定联合起来阻止运动继续招募人才。

你们的“反对选举”的原则已经完全失败了。选举继续被看作我们民主制度的最大保障。

重要的是意识,不是数字。最近,喀什米尔的民调比例只有6%,而标志性人物伊罗姆·沙米拉只得到了72票。但是,在恰蒂斯加尔,很多人在投票并且人民党一直在获胜。但是就算是哪些投票的人也不会期望选举能够解决他们的基础问题。但是我们必须承认人民还没有对议会民主失去信心。

但即使得到了部落民选票和向部落地区投资,也即使宪法给予部落民保护,政权不允许他们获得真正的民主,也就是对水域(jal),森林(jangal)和土地(zameen)的控制。

那失败呢?

一个早期的失败就是单纯把贱民看作农业工人,即便是在基层与“不可接触性”的斗争中也忽视了他们的种姓问题。一个严重的错误决定就是我们没有有效的在穆斯林中开展工作。党的创始人中就有很多穆斯林。但是今天,在无比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却不在运动里。这是因为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地区,还有那些把伊斯兰描绘成针对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共同答案的宗教领袖的束缚。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将来我们能不能够在穆斯林贫民窟里得到和我们在部落民区域里取得一样的成就。

译者:伊斯坎德尔·阿尔斯兰
Source: https://mumbaimirror.indiatimes.com/mumbai/other/naxalite-movement-hasnt-killed-as-many-people-as-the-bourgeois-parties-have/articleshow/61110031.cms?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