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中国对菲律宾施加帝国主义影响

习近平主席在11月20日到21日的来访,是中国对菲律宾施加帝国主义影响的一个步骤。像美帝国主义者一样,中国用”加强对话”和”全方位合作”的理念来隐瞒其帝国主义目的。事实上,中国正在加强其帝国主义的压迫,并将其影响强加于菲律宾。

作为一个帝国主义大国,中国认为菲律宾的地缘政治和整体经济目标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中国旨在削弱美国对菲律宾的霸权控制,在其中挑起帝国主义贸易战,加强武力威胁,以及为发动战争做准备。

中国加速了菲律宾的经济殖民主义

中国试图以其过剩的资本压倒菲律宾经济,使其依赖中国的贷款和补助金,实施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剥削菲律宾的劳动力,掠夺自然资源,控制菲律宾经济的关键部门。并将菲律宾长期出口廉价和低附加值的原材料和半加工产品以及进口资本货物和消费品的状态永久化。

介于其在帝国主义价值链中长期居于中间位置,中国已成为菲律宾出口原材料和半成品的头号目的地,以及菲律宾进口的主要来源。在过去两年中,中国进一步加强其在菲律宾的经济影响力。其官方发展援助从2016年的150万美元猛增至去年的6350万美元。中国的直接投资在杜特尔特执政的头两年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到10.43亿美元,接近前阿基诺政权执政的六年时期全国外商投资额的85%(12.31亿美元)。多于阿罗约政权的九年统治时期(8.25亿美元)。

中国寻求通过投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来加速其对菲律宾的经济支配,以调动其闲置资本并为其剩余的钢铁和水泥提供市场。它在水坝,道路,桥梁,海港和铁路项目上投入150亿美元,并在未来几年内提供高达90亿美元的贷款的承诺吸引了杜特尔特。

然而,这些关于资金投入的承诺大部分没有实现。官僚资本家正在垂涎将以所谓的“发现者费用”的形式被收入囊中的潜在的回扣。大资产阶级买办和杜特尔特的傀儡资本家热切期待与中国企业的合作,以获取国家担保项目中的巨额利润。

中国在南沙群岛的军事基地

中国对于经济投资的保证,成立在杜特尔特服从于中国声明其对于南沙群岛和南海其他部分的主权以后,那些地区包含菲律宾独有的经济区和延伸的大陆架。杜特尔特否决国际法庭通过海洋法认定的菲律宾对于这些地区的主权,并且没有允许任何对于中国为了建造军事基地,进行疯狂的领士回收造成的生态破坏的行为,而感到不满的声音传达出去。

习近平在蔑视菲律宾的领土主权,涉足菲律宾的土壤以后,关于将南海打造为一个“和平,友谊以及合作之海”的声明是十足的伪善。

中国现在在南沙群岛运转着一个10000英尺的跑道、 码头、雷达站以及其他设施作为其海军和空军的前方基地的前哨站,用以防御美军的出现以及其包围中国大陆的威胁。

中国现在在南沙群岛运转着-个10000英尺的跑道、码头、雷达站以及其他设施作为其海军和空军的前方基地的前哨站,用以防御美军的出现以及其包围中国大陆的威胁。

对中国出售

为了兑换几十亿美元的援助和借贷,杜特尔特通过对礼乐滩以及其他区域的“联合勘探”计划,广泛出售菲律宾位于南海的资源,为中国估测60兆美元的石油储备、天然气、稀土以及其他矿物。

这项订约因恐惧于反对者的合法示威而隐瞒着,就像1987年的宪法表示这些企业包含在声明的独有权利之内。杜特尔特强调与中国“合作”会转变为“共同所有权”。在这部分,中国声明位于南海的任何企业应当以中国的主权为先决条件。

这项“联合勘探”计划可以用不恰当来形容,并且类似于2005年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与越南油气总公司那不平等的,覆盖礼乐滩与南海140000平方千米的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定(JMSU)。
阿罗约政权为了回报中国在北吕宋项目的资助,NBN-ZTE宽带协定以及其他承诺的借贷和投资而加入了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定。不久前,在伪造一个招标过程之后, 杜特尔特政府与出面人物丹尼斯韦合作,为一个电信公司与国有工司中国电信的订约授予合同。这将给予中国一个对于关键基础设施的控制。

这将是中国通过国家电网公司的“共同所有权”来控制菲律宾电力产业的关键对策。

杜特尔特与习近平:服从,而非友谊

杜特尔特与中国的关系被描述为“友好”。这是-个完全错误的表述。“友谊”表现为平等和相互关系。杜特尔特既没有表现得平等,也没有被平等地对待。他表现得过分低三下四,扮演着中国霸权的附庸。他对于习近平的来访而向中国的声明“你们在那里,这是你们的财产,供你们支配。然后告诉我们该采取什么路线,什么行动。”是彻底的服从和卑躬屈膝。

作为帝国主义势力的中国

中国在独占国有企业的资本家和金融资本家的指挥下,作为帝国主义势力崛起。出口资本,联合其他帝国主义势力对抗美国,在军事上花费更多,在南海,东非以及其他地区部署军人,以保证商路的安全,然后挖出自己的金融投资领域的一片天地。

经济上,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帝国主义竞争对手。军事上,中国仍在军费、核武军械库、武器生产、航母部署、海外驻军以及其他参数上落后于美国。它在上海合作组织与俄罗斯以及印度联合,然而,它要面对一个艰难的军事挑战。

中国的战略是通过经济主导来为其军事和政治主导铺平道路,以此推动增长自身在太平洋地区的威力。中国在大力推动多边经济以及贸易合约,比如区域综合经济合作,然后让它成为亚太地区无可争议的经济力量。在“一带一路”倡议下, 由道路、桥梁和港口组成的网络被建设起来,用以打造一条通往欧洲和非洲的商路。用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的钱,以贷款和投资淹没落后国家。中国已经抢先控制了一些无法偿还贷款的国家的关键资产。

永远存在的菲律宾经济落后状态

通过对菲律宾应用经济殖民主义的相同方针,中国仅仅延续主导了之前一直被美国和日本的垄断资本家主宰的落后、农业以及非产业化经济。菲律宾对于中国的借贷成瘾将会使它变为中国的债奴。直到现在,菲律宾仍是一个半殖民地以及美帝国主义的一个军事据点,再加上中国现在被卷入一场加剧的贸易战,与美国争夺经济、政治、以及军事上的主导权。尽管在飞速地追赶,中国仍在向菲律宾投资和借贷方面落后于美国和日本。在证券投资,或者注入菲律宾股票市场以及其他金融工具领域,美国保持着得到43%的资本分红的第一大源头, 相较而言,中国只得到6%的资本分红。

经济政策,例如强加的火车法,持续被国际基金组织,美国操纵的征信机构还有一些像美国百利之类的组织影响着。

杜特尔特的双重背叛

在屈从于中国的同时屈从于美国,杜特尔特政权一方面在中国建设军事基地和出卖菲律宾时保持沉默;另一方面,他允许菲律宾作为美国的跳板,在南海打造军事设施。

杜特尔特对支持菲律宾主权的失误已经提升了菲律宾领海的战争行动的可能性,并带领国家走向帝国主义争夺战,最终将伤害到菲律宾人民。

抵制中国的帝国主义压迫!

菲律宾人民必须抵抗中国在经济上,政治上与军事上强加给菲律宾的帝国主义威胁。

他们必须反对不利于人民的公共设施项目,在民生问题上的谎言,夺走他们祖先的土地,破坏环境,养肥官僚资本家,让杜特尔特非常喜爱的大资本家得利,以及把重要资源、公用事业和服务的控制权交给中国。

他们必须反对来自中国的繁重的高利贷。

他们必须反对杜特尔特的官僚资本主义政权和中国的大型国有企业垄断资本家。

菲律宾人民必须要求中国在南沙群岛的军事基地马上拆除,结束在黄岩岛对于菲律宾渔民的封锁,以及在联合国海洋法下中国对于菲律宾领土的承认。

为国家主权而斗争!

菲律宾人民必须要求结束美国和中国在南海的的军国主义行为,要求其他国家的军事力量撤出这片区域。他们必须追求积极的和平政策,不结盟运动以及联合人民要求中美结束武力威胁。

为了得到地区的和平,菲律宾人民必须大力要求废除诸如美菲联防条约,访问部队协议以及加强防务合作(EDCA) 等如此不平等的军事条约,以寻求真正的不结盟运动。他们必须要求美国结束在菲律宾的军事演习以及美军对于码头和机场的军事用途。

他们必须经历经济主权的起点,国家资源必须助力于建设农业以及工业上的自力更生,提升为人民生产食物与其他必需品的能力,为经济积累剩余资金以将经济提升到更高的层次,为与其他国家在经济上的平等合作打下基础。

菲律宾人民对于国家主权和经济自由的斗争紧紧地缠绕在一起。他们持续的心愿将迫使他们抵抗中国与美国的帝国主义统治。

Source: https://www.philippinerevolution.info/2018/11/20/resist-china-efforts-to-impose-imperialist-power-on-the-philippines/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