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节口号:团结起来,打击菲律宾妇女的头号敌人— 美国—杜特尔特政权

在妇女们的集体行动成为全世界的不可忽视的力量的这一历史性日子里,菲律宾革命妇女在马拉杨·基鲁桑·巴贡·卡巴巴伊汉(MAKIBAKA)的旗帜下,继续发扬坚强的妇女沿着反对半殖民地半封建制度的民族民主革命的路线和方案抵抗和战斗的激进传统。当我们庆祝国际劳动妇女节时,我们承认并发誓要推翻菲律宾妇女和整个菲律宾人民的主要敌人:美国-杜特尔特政权。

这个政权的头子是罗德里戈·杜特尔特,他是厌恶女性的人格化者。他是一个沙文主义者,他声称怀念他已故的激进母亲,但把我们的价值降低到我们的性器官,并命令他在法新社里的疯狗残害那些敢于反抗他的暴政和独裁统治的妇女。他是一个毫无廉耻的骗子,长期以来,他一直把达沃市激进女性的辛勤工作归功于他们为消除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的恶臭而实施的亲妇女计划和立法。

杜特尔特是一个狂暴的父权制暴君,他以其灾难性的政策杀害不幸的贫穷妇女和儿童,迫害反对派和激进妇女和在媒体中发声的女性。在他同样有“男子气概”的法西斯军事将领和贪得无厌的爪牙们的保护下,他脱离了执政的买办资产阶级、地主和帝国主义主子,享受着干什么都不受惩罚的待遇。在肆无忌惮的掠夺和摧毁他们的家园和生计的同时,使对菲律宾妇女及其子女的虐待永久化。

美国-杜特尔特政权加剧了菲律宾女性固有的悲惨状况。在已经被剥夺土地耕种的农村地区,由于杜特尔特将大米关税措施制定为法律,在菲律宾大量进口廉价大米,使农民妇女将遭受极大的痛苦。由于垄断大米的“卡特尔”控制着国内大米的供应和价格,反动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忽视农民、稻农和占人口总数近一半的妇女的忽视,不仅使她们的收入受到损失,而且也使她们失去土地。

让卢马德的母亲们,特别是棉兰老岛的母亲们悲伤的是,在几十年的政府忽视下,她们辛苦建造的Lumad学校正被菲律宾的政府军和准军事部队-Bagani和Alamara-系统地关闭。菲律宾军队在戒严和Oplan Kapayapaan的统治下加强了军事化和随之而来的法西斯主义,迫使卢马德和农民妇女及其家人逃离她们的社区。当妇女及其家人被赶走时,腐败的杜特尔特政权热情地欢迎大型外国种植园和采矿公司剥夺农民和卢马德人的资源和祖传土地。

在城镇,杜特尔特屠杀穷人、活动分子、群众运动领袖、和平倡导者、宗教人士,甚至还有不幸的孩子奥普兰·卡帕亚潘(Oplan Kapayapaan)、他的戒严令和奥普兰·托昌(Oplan Tokang)遭受的痛苦,正因法西斯政权而加剧。由于缺乏国家工业化,城市贫民已被判处死刑,因为他们没有找到工作,而中国工人则被给予工作,并获准留在菲律宾。那些找到工作的人都被低工资所困扰,这些工资几乎无法维持体面的家庭生活。在所有这些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妇女被迫在国外找到工作,其中无数人成为贩卖人口、性骚扰或强奸的受害者。

然而,正是这些形式的压迫-在通过赤裸裸的法西斯主义实施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统治下-加深了对战斗的菲律宾人民的仇恨,并唤起越来越多的妇女团结起来,参加反对美国帝国主义、地主、买办资产阶级和官僚资本家的革命斗争。尽管美国-杜特尔特政权对各种形式的异议进行了“红色标记”,试图压制和抹黑合法的要求,再加上农村的平民被迫投降,但数百万妇女继续抵制,以实现真正的土地改革、提高工资、结束契约化和其他民主权利。

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妇女选择参加最高形式的斗争-推动新人民军进行的革命武装斗争。大多数来自青年部门的红色女战士正在新人民军执行各种军事和政治任务。她们是人民军队各单位的军事指挥员、政治委员、情报人员、医务人员、指战员、宣传员、生产组织者。她们在持久人民战争中受到锻炼,在艰难困苦和牺牲面前,特别是在杜特尔特在棉兰老的戒严令中,证明了她们的革命勇气。她们参加革命武装的人数不断增加,这是对杜特尔特反女权的“男子气概”的法西斯统治的一记重击。

当统治阶级因即将举行的中期选举而陷入混乱时,菲律宾妇女将拒绝选举杜特尔特,因为她们中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反动选举的无用和马戏团式的可笑。她们清楚地认识到,只有通过民族民主革命,菲律宾人民的生活才会有任何重大和有价值的变化。

菲律宾革命妇女面对马科斯专政时期日益加剧的法西斯压迫,汲取历史教训,继续站在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城市贫民和少数民族的阶级利益一边,推翻美国-杜特尔特政权的残酷统治,通过民族民主革命,实现菲律宾人民的革命正义,实现真正的社会变革。

妇女们团结起来,为推翻美国-杜特尔特法西斯政权而斗争!
把民族民主革命推向更高的高度!

(sgd.) 卡特丽萨
马拉杨·基鲁桑·巴贡·卡巴巴伊汉
南棉兰老